首 页 龙文资讯 魅力龙文 信息公开 政民互动 公共服务
小港渔火
访问次数:【字体: 来源: 作者:林宝卿 发布时间:2014-03-12

  

夏日的傍晚,到郊野公园的小港水岸看渔火,是一件非常惬意非常浪漫的事。
一条宽宽的水泥道长长斜斜地从江滨路边延伸下来,眼前是一个宽阔平整的广场,几棵很大的榕树浓荫蔽日,树下防腐木围成很大的圆台,午后或傍晚,总有游人或村民坐在圆台上休息闲聊。广场一边,是小港社戏台,背靠绿意盎然的江滨路;戏台对面隔着广场,榕荫下一座古朴小巧的老庙,叫霞溪宫。庙里有块功德石碑嵌在墙上,落款是“宣统三年”。此庙主祭水仙爷,其实就是屈原。二千多年前的楚国大夫,华夏国度浪漫主义诗人,穿越时空,成为这里众多渔人和村民的保护神。据说他的庇佑非常灵验,至今香火兴盛。这座老庙在渔人村民的心目中很神圣,历史上几次洪水淹没了这里的田园房屋,但这座老庙一百多年来一直安然无恙。每年端午节后的农历初八,这里都会举行盛大的龙舟赛,沿江的许许多多村庄,按老人的说法叫“五社头”,都会来参赛,是为纪念,也为祈福,更为联谊。而戏台也会从那天下午开始,锣鼓喧天,一连唱三四天的戏,热热闹闹诚心实意地表达对美好安定生活的祝福。正是 “社戏唱阑人欲散,帆归小港火初红。”
广场的一边临着水岸,九龙江西溪在这里绕了个弯,划出一道婉转美丽的弧线,江水沿着弧线的方向,缓缓地流淌。这个港湾,像母亲温柔的怀抱,风里浪里漂泊一天的渔船,就在这里靠港休憩,安静入眠。
这些有着深绿色船篷的渔船也叫连家船,船上的渔民,也叫疍民或疍家人,相传原是居于陆地的汉人,秦朝时为官军所迫逃入海河上居住,以捕鱼或运输为生。千百年来,疍家人世代相承,流落水上,有海上吉普赛人之称。“船便是家,家便是船”是疍民的生活方式,他们一辈子在船上,像水上的一叶浮萍。漂泊是他们人生的主题,寂寞是他们无法摆脱的心情,忧患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思想。现在,这个港湾,给予他们漂泊的船以停靠,也给予他们流浪的心以安宁。
  
我来的时候,正是夏日傍晚,满满的一江水细细地泛着微波,五六十只渔船绿压压一片停靠在岸边。男人们整理渔网收拾工具,女人们在船头洗衣涮锅,被拴在船上的小黄狗,看到生人不客气地叫唤。今年七十九岁的大娘叫“菇花”,上船下船脚腿灵便,一脸淡泊与慈祥。我与她闲聊的时候,她正在收船上晾晒的衣服,晚风微微吹起她灰白的头发。她说,她在船上出生,在船上结婚生子,一辈子离不开船。现在,老伴已仙逝,儿子们已各自成家。虽然政府在岸上已给安置了住房,儿子们不出去捕鱼的时候也都住在岸上的家里,但她还是习惯船上的生活,“不住在船上就会生病。”她平静地笑着说。
一辈子跟着船去流浪,生活简化到最单纯的状态,把空出来的精力交给清风明月,是否也可以拓展生命的宽度?我对渔人们的生活和老人平静的笑容充满好奇。
光线渐收,西天边上霞光绚烂如锦,白鹭如我的思绪般在暮色苍茫中悠雅地飞起飞落。忙碌完活计,一些男人盘腿坐船头,喝茶聊天看电视听芗剧,那样安适的场景令我向往。无忧无虑的孩子们在船舱里蹦跳,演绎他们别样幸福的童年。一个戴眼镜的男人,坐在船舷看手里的书,神态安祥得如同此时风平浪静的江面。我不知道,是一生风浪的洗礼让他们拥有一脸平静满足的神色,还是因为这黄昏的安宁氛围使他们达到如此近乎修禅的境界。
  
站在水岸边,看风景如梦。深蓝的远山和江岸的群树,浅蓝的高天和变幻的云霞,墨绿的渔船和船上的狗,都把影子倒映在江水中微微荡漾,一片微醺般的静谧。渔船人家温馨的灯火一点一点地亮起来了,灯光在水里摇曳成一片迷离的虹彩,江岸边那棵大树把夜色写成“江枫渔火”的意境。一会儿风来了,凉凉爽爽,便听见树叶哗啦啦地唱;一会儿雨下了,是轻轻的小雨点。疏雨清风又把这夜色点染成一首抒情的诗,一幅配乐的画。
此时,我听见温柔的水波在轻轻哼唱摇篮曲,安抚着船儿静静入眠。我听见失眠的船儿在对着岸絮絮诉说,说它白天的遭遇和见闻;说它与鱼儿的游戏,与鸟儿的歌唱,与白云的追逐;说它流逝的青春,说它衔着夕阳归来的疲惫,说它对江边那棵花树的羡慕……
而我的心也在对着这片夜色说,当夜深人静时,当渔火一盏一盏熄灭后,请为船儿们点亮一颗一颗的星,让星光璀璨它们的梦境。
 
Copyright 2012-2013 龙文区人民政府 All Rights Reserved
漳州市龙文区人民政府主办 漳州市龙文区政务网络管理中心承办 邮箱:rw83342590@126.com 闽ICP备11009988号
闽公网安备 35060302000001号